武侠小说网 > 武侠小说 > 天行健 > 第二部 天诛

第三十九章 众志成城

比我估计得更快,到了第七天,蛇人的高台就已筑到了十五丈上。蛇人比我们力量都要大得多,前锋营巨斧队都是大力士,但是和随便哪个蛇人比比都大为不及,蛇人做起这种活计来,只要一顺手也比我们快得多了,我按人的标准去估计,自然不准。

这一天前锋营是白天轮值。我正在城头看着蛇人的举动,有个士兵过来道:“统制,文侯大人有令,命你马上前往临时行帐集合。”

文侯是这次守城战的总指挥。自从我拒绝了安乐王以后,文侯一直没有再见我,这次还是第一次。

到了行帐之中,找到自己的位置落座,发现自己居然坐到了路恭行身边,就在屠方和另外四门的统帅身后。由于帝都的南门是主战场,屠方这次是主将,而我居然能与南门副将路恭行平级,居然地位比屠方的又副将蒲安礼还高。我坐下时,似乎能够感觉到蒲安礼在我身后射来的逼人的目光。

文侯坐在上首,身边设了个架子,用青布盖着,也不知有什么用。等人到齐后,文侯大声道:“列位将军,请肃立,向大帝与那庭天之像敬礼!”

军中只挂大帝与那庭天的画像,连当朝帝君的画像也没有,这是军中的传统。虽然以前有人提议加上帝君画像,但是不好处置,因为那庭天在军人心目中有至高无尚的地位,军中有句话叫“帝君万代传,军圣只有一个”,帝君的画像又不能列在那庭天后面,因此干脆不挂了。

我们同时站立起来,向大帝与那庭天的画像行了个军礼。等我们重新坐好,文侯扫视了我们一眼,慢吞吞地道:“帝国的勇士们,最后的决战来临了,现在分派任务。”

今天是五月九日,蛇人围城已经有一个半月,还没有发生真正意义上的大战役。我听文侯说过要孤注一掷,进行决战的话,只是没想到这么快,但旁人都大出意料之外。因为蛇人的攻势一直都势如破竹,从破高鹫城开始,到破北宁城,一直都势如破竹,名城相继陷落,所有人都有一个印象,觉得与蛇人是绝不能野战的,只能采取守势。当文侯说要攻打蛇人的时候,那些与蛇人交战过的将领都失声“啊”了一声,屠方站了起来,大声道:“大人,末将有一语禀告。”

文侯看了他一眼道:“屠爵爷,请听我说完后再说。张员外,请进来吧。”

从他身后走出一个人来,竟是一身长衫的张龙友。我已好久没看见他了,他现在变得黑瘦了些,但人也很精神,目光炯炯,与当初直如换了个人一般。他从身边取出一卷帛书挂在墙上,道:“大人,是否该向各位将军说明了?”

文侯微笑着点了点头道:“好吧,你说。”

他挂着的那卷帛书是一幅画,画着一个黑黝黝的圆筒,下面有两个轮子,在边上写着“神龙炮图谱”几个大字。

这正是那次文侯带我去看过的神龙炮,不过样子又有些不一样了,大概经过了改良。大多数人对这东西闻所未闻,也不知这算什么,张龙友指着那图谱侃侃而谈,也不知他什么时候口才变得如此之好。

等他说完,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。因为听张龙友说,神龙炮现在射程可达八十步,八十步内,里面喷出的碎铁可以将五层牛皮打成稀烂。五层牛皮,那是极上等盾牌的标准了,平时训练,能砍穿一层牛皮的便可算上等,能一刀砍穿三层牛皮的人绝无仅有,大概只有陈忠蒲安礼这等神力之士才能办到,我力量也不算小,借助百辟刀之力,用全身之力砍的话也顶多能砍穿三层牛皮。这神龙炮一炮之威,足足抵得上将百员,如果张龙友没有吹牛,那这就算得上有史以来最厉害的武器了。雷霆弩虽然厉害,射程也远,但毕竟一次只有一支箭,当敌军大队冲来时,雷霆弩也没有了用处,而神龙炮近战威力如此之大,正好可以补充雷霆弩的不足。

屠方听完了张龙友的话,将信将疑地道:“大人,真有这般厉害的兵器?怎么从来不曾听说过。”

文侯笑了笑,道:“龙友,将那张试验的牛皮拿出来给屠爵爷看看吧。”

张龙友道:“是。”他撩起边上的那个架子,从上面抽出一卷牛皮道:“爵爷,这就是我们试验的成果。”

那卷牛皮一坦开,所有看到的人都又是惊呼了一声,坐在后面的人都站了起来往前看去,张龙友叫了两个亲兵过来将牛皮拉开,道:“这是五层牛皮,挂在了八十步外,请看。”

那已经能不算牛皮了,被打得满是孔洞。上次听张龙友说神龙炮可以在五十步内打穿三层牛皮,看来现在经过改良,威力增大了近一倍。屠方伸手摸了摸,叹道:“真个了不起!唉。”

他最后的那一声叹息很是颓唐,文侯道:“屠爵爷,你方才要说什么话?”

屠方一拱手道:“大人,屠方本来想对大人说,对付蛇人,万万不可野战。但看到这等利器,屠方自觉是井底之蛙,不足以语天下,请大人恕屠方失礼之罪。”

十三伯中,只有半数是武将,而屠方更是此中硕果仅存的宿将之一。连他都这么说,旁人纵然仍有疑意,仍不敢多嘴了。文侯一拍桌案,站了起来道:“列位将军,有这神龙炮之助,蛇人尚足惧否?”

蛇人的可怕,不是一件厉害武器可以抵销的。但我不敢多嘴,帐中所有人的情绪都一下激昂起来。照理军中议事,不得喧哗,但是他们似乎都忘了禁令,只在谈着这神龙炮。文侯微微笑着,却也不制止。

三军可以夺帅,匹夫不可夺志。军队的士气是最重要的,只要士气高昂,即使处于劣势,仍可背水一战。帝国军败得太多,也太惨了,文侯却只用三言两语便将士气激了起来。不论神龙炮是不是真的有用,至少,那些将领们心中已有了信心。

有个将领大声道:“大人,有此利器,我等必能将那等妖兽斩尽杀绝,怕它们做甚!”

这人的话说得很是糙,但象有种神奇的魔力,所有人都激动起来,全都站了起来,喝道:“蛇人不足为惧!”

等他们都叫够了,文侯才站立起来,大声道:“列位将军,帝国的未来就在诸位的肩上了,现在分派诸军任务。”

听完文侯分派诸军任务,我的心中仍然有些不安。

和别的将领不同,我因为早知道文侯有出兵与蛇人决战之意,因此一直没有他们那么亢奋,也对神龙炮的威力没有那么迷信。神龙炮的确极是神奇,但是我们在高鹫城时也有了火雷弹和天火飞龙箭,但最终还是没能逃过全军覆没的厄运。文侯将胜负全押在神龙炮上,我还是不放心。

这时文侯大声道:“前锋营楚休红将军听令!”

我站立起来走上前去,跪下道:“末将听令。”

“楚将军,三日后总攻,妖兽定会以全力猛攻,神龙炮的守卫之责,由前锋营承担。”

我心头一凛,道:“末将遵令。”

边上有几个和我认识的将领诸如蒲安礼诸人都“咦”了一声,我站起来时,看到他们脸上有些鄙夷之色。他们也知道文侯对我颇为看重,现在文侯的亲信将领,自水火二将以下,就数到我了。这次战役,邓沧澜自平句罗岛夷之患,便一直没有踪影,文侯虽然没有说,我们都知道他另有重要任务,而毕炜无疑就是统领神龙炮的将领。现在他们听到我这个文侯第三号大将居然只领了个护卫之责,自然要觉得文侯是有意关照我了。他们倒没有想到,神龙炮不发则已,一发之下,蛇人一定会不顾一切冲上来,要护住神龙炮,实是个艰巨之极的任务。

如果我不是练巨斧武士,文侯可能还不会把这任务交给我的。

我刚退下去,文侯道:“此番进攻,首攻为重中之重,必要有一员万夫不挡的勇将,先行打掉蛇人的锐气,并将蛇人大军引到中央来。此令我思前想后,只觉太过凶险,不知有哪位将军敢接?”

文侯分派到方才的任务,都是左右助攻,守御后方之类,直到这时才说出这条令来。我原来总以为首攻的任务必定是前锋营的,让曹闻道练巨斧武士,也是为了强攻时增加攻击力,没想到文侯并没有把这任务给我。营中还没接令的将领,除了屠方、路恭行以外,还有十来个下将军尚无任务,他们看了看,帐中也顿了顿,突然蒲安礼叫道:“大人,末将愿往。”

蒲安礼自娶了唐郡主后,已经风传要接武侯之爵。他父亲是尚书,是伯爵,此议真成的话,蒲安礼要比父亲的爵位更高了。此次他是中军主将屠方的又副将,是中军第三位的大将,可是文侯一直没有给他派任务,蒲安礼心中准也有些恼怒。

他刚说完,后面有个将领也走了出来,道:“大人,末将白天武愿接此令!”

那白天武原本坐在我身后,最多也只是个下将军。他还没走到文侯跟前,蒲安礼已抢了出去,跪下道:“大人,此令请给我。”

文侯看了看两人,道:“白将军,你现任何职?”

那白天武年纪也不过三旬上下,颇为英武,但是和魁伟若天神的蒲安礼一比,便小了一圈。他跪在蒲安礼身边道:“末将中军十九营领兵都统白少武,请大人吩咐。”

都统为十三级武职中的第六级,比下将军要低一级。按军职,都统应该领兵五千,但由于帝国军力不足,现在的各级武将都带兵甚少,我这个下将军情况特殊,前锋营满员也才五千人,而蒲安礼领的是满员兵,麾下足有一万。这一万兵,说到底也就是以二太子以前统领的两万人为班底,和路恭行两人分而统之。虽然都统和下将军只差一级,但在军中升迁,向来号称有“天人鬼”三门关,从伍长到骁骑这下四级军官每战都要冲杀在前,反而比普通士兵更易战死,以前我们前锋营二十个百夫长随武侯南征,等打下来时就先死了三分之一的百夫长,折损的比例比士兵高多了,因此骁骑到备将这一层号称“鬼门关”。到了中四级军职,就担负指挥之责,虽然也要杀上前线,因此从都统到下将军这一层便是“人门关”。而上五级中,又分为两档,元帅、上将军、副将军三级是高级将领,不再出阵,偏将军与下将军虽然也是将军,与中四级相差不远,因此从偏将军到副将军便为“天门关”。此时军中除了太子为元帅,文侯也只是个上将军,屠方是副将军,路恭行功勋卓著,限于资历,尚不得受封副将军,但已行副将军之事,象他这样的偏将军也不是太多,整个帝国也只得二十余个。

文侯看了看蒲安礼道:“蒲将军,你袭爵之议已经下来了,本官也不应再指派你冲锋陷阵,万一有个三长两短,令